Thorns

0 始まりにも 終わりにも 変わる光

美忘録 - 當山みれい

无数次删掉的冲动…

当所有形式都变成online,人情就变得冷漠,所谓高效(比如线上工作、线上恋爱、线上相亲…),并不能取代人文关怀。且不说电影里面娜塔莉远程裁人失败(你如何立刻拉住一个马上要离开的人?或者递上一张纸巾?或者给上一个拥抱?),微信两端的恋人,也无法感知彼此的情绪和他周围的情况(你如何在给对方需要时给他/她一个简单的拥抱?)。情感需要互动,情感需要陪伴,情感需要群居,这就是人的属性,刻在基因的东西。从希望不负责任的相处,到男孩般的分享,到去艾利克斯的城市,到瑞恩梦醒,到得到了一千万英里飞行里程目标的茫然,每个人都一样,从来都是无数对错选择的结果,只是方式不同。时间不等人,转眼之间,瑞恩已成中年大叔,得到了想得到的(在云端的感受和一千万英里里程累计),也失去了曾经以为根本不重要的东西(陪伴)。Tonight most people will be welcomed home by jumping dogs and squealing kids. Their spouses will ask about their day and tonight they'll sleep.(大多数人的归宿) The stars will wheel forth from their daytime hiding places. (世界的运转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 And one of those lights, slightly brighter than the rest, will be my wing tip passing over.(瑞恩(也是我们)只是万点星空中不起眼的机翼)。生活的本质从来没变过,变的只是人心。

留点记录,是存在过的念想,删了,是下了很大决心,于我,也是一样。

“对曾经的爱人和朋友,无论发生过多少不愉快,时间会让仇恨变淡,让爱变浓。很久之后会发现,原来感情才重要,我们可能好久不联系,甚至老死不相往来。但生命终结那天,我们还会想到对方,如果那时候让你和对方说话,大部分时候还是愿意的。”

岁月如歌+兄妹(Live) - 陈奕迅/叶倩文

爱上了 看见你 

如何不懂谦卑 

去讲心中理想

不会俗气

犹如看得见晨曦

才能欢天喜地

 

(遇到你,世界都不同了,没有了高高在上的架子,只想把心底的那些不能说的秘密与你分享,不觉得俗气丢人,你就像晨曦一样,带给我希望,每天都有盼头,给我欢天喜地。)

 

 

抱着你 我每次 回来多少惊喜

也许一生太短陪着你

 

(因为聚少离多,每次见到你,都是欢喜和惊喜,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短,所以格外珍惜,只想着,陪你一生。)

 

 

情感有若行李 仍然沉重待我整理


(情感就像行李一样,越往前走,就变得越沉重,所以我需要时刻调整自己,来适应我们的感情。)

 

 

天气不似预期

但要走 总要飞

道别不可再等你 不管有没有机

 

(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人说了算,感情就像天气,不一定如我预期和希望。到了必须离开时,我会离开……离别很难,也很简单,道别也会来得很突然、毫无防备。)

 

 

给我体贴入微 

但你手 如明日便要远离

愿你可以留下共我曾愉快的忆记

当世事再没完美 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曾经,你给了我关心、温暖和体贴。如果握着我的手就要松开了,我希望你记住我们愉快的记忆,而不是那些不好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不完美、遗憾和苦痛,你的关心、温暖和体贴都是我的力量。)

 

 

再见了 背向你 眉头多少伤悲

也许不必再讲所有道理

何时放松我自己 才能花天酒地

 

(转身和你说“再见啦”,其实转身时,眼泪就已经掉下了。从此以后,你的一切,与我无关。不知还需多久,才会彻底放下你。)

 

 

抱着你 我说过 如何一起高飞

这天只想带走 还是你

 

(曾经,我们规划得如何美好,但真的到分别那天,心里面,还是想的是你。)

 

 

如重温往日邮寄 但会否疲倦了嬉戏

 

(刚开始等待,有期盼和幻想,等得太久了,也就觉得不必要了。)

 

 

天气不似预期 但要走 总要飞

道别不可再等你 不管有没有机

给我体贴入微 但你手如明日便要远离

愿你可以留下共我曾愉快的忆记

当世事再没完美 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事不如意,十之八九,该走的,总会走,愿在彼此的温暖里,找到前行的力量。)

错的人 - 群星

一个梦,喜欢上了一个人,醒来发现,原来挂念的人,忽然没那么重要了,长久以来的纠结,也就这样忽然不在了。《盗梦空间》说:“一颗小小的意念种子,也会生根成形,它可能成就你,也可能毁了你”。原来,以前的纠结,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这些想法,应该早就埋下了,2021314,皆是天意。

她也曾有怨意,那时对我而言,感觉并不好,但现在,我就很理解她那些奇奇怪怪的行为,其实一点都不奇奇怪怪…说实话,在一种不太平衡的关系里,我并没有做好一个平衡的角色,以致于我们相处得并不是很太好,也牵扯了彼此朋友、同事,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解。她很优秀,在各方面,而我,其实也要的太多。满足阈值的不断降低,有时候并不是因为现实原因,而是对自身认知的误判:你没那么好。所以人越大,越慎言慎行,也缺乏年轻人的表达形式。出场顺序,真的是重要。但是,一个人迟早要做出选择,不然就会把各方面的事情都弄糟。